今天皮蛋百科给大介绍大卡司加盟条件的知识,其中也会对大卡司加盟条件进行解释,希望能解决你遇到的问题!

大卡司加盟(大卡司加盟条件)

打了十几家奶茶店的加盟热线后,我们知道了奶茶店原来是这么开的

你还记得十年前最流行的奶茶是哪个品牌吗?说起那些年最常去的奶茶店,是不是有一些品牌已经在你的眼前闪过了呢?

来,让新一酱帮你回忆下——如果十年前你生活在上海,放学后最常去的奶茶店大概就是街客或者茶风暴了,要是结伴去商场,就准会在快乐柠檬长长的队伍前挪不动脚步。

但现在,你已经很少再能看到街客和茶风暴了。五六年前CoCo都可茶饮迅速开店,用醒目的橙色店招击败了更早的奶茶品牌。然后是薡茶、贡茶、一点点等品牌一拨又一拨轮流成为“到处都能看到”的奶茶店。

过去的十年里,仅是奶茶就出现了台式、港式、东南亚奶茶等细分品种,鲜榨果汁等销售其他饮料的饮品店也以更健康的卖点成为了奶茶店之外的热门饮品店。它们之中有不少品牌的门店的面积也从10平方米左右的外带型饮品店,升级了到20平方米以上、可以坐下来聊天堂食的饮品店。

上海是饮品店数量最多的城市。根据大众点评下的“饮品店”分类统计,上海的各类甜品饮品店的总数达到了11551家。如果按照同一城市内门店数量超过5家算作连锁品牌计算,上海的连锁饮品店数量达到了3523家,连锁品牌率达到30%。而杭州的这一比例更高,超过了35%。

一些城市的连锁品牌比例并不高,但这可能意味着更多元和独立的市场。厦门是新一线城市中饮品店连锁品牌化率最低的城市,但同时它又是甜品饮品店密度第二高的城市,每平方公里范围内平均有1.95家甜品饮品店,仅次于深圳。

在餐饮行业,奶茶店等饮品店是规模最小的经营业态之一。对饮品店的经营者来说,以连锁品牌的方式经营不仅能够靠规模效应降低成本,也更容易快速扩张。但当这个行业的连锁率达到一定程度后,竞争从门店之间转移到了品牌之间。

为了弄明白奶茶品牌是如何生存和扩张的,新一酱通过采访、电话和官网查询的方式联系了多家奶茶品牌,询问了他们的城市布局及直营/加盟策略。

连锁饮品品牌在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时,通常会先考虑该地区的经济与消费力。

CoCo都可茶饮在中国大陆的业务由上海肇亿商贸有限公司运营,它采用“区域授权”的方式来寻找加盟商,重点进入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并同时考察区域的经济水平,在这些城市中,CoCo都可茶饮会要求合作方根据该区域的经济发展条件尽可能地开张更多门店。

选择在消费力更高的城市起步是多数饮品品牌的策略之一。在从下面的图表中,新一酱挑选了10个知名度不错的连锁饮品品牌,你可以看到它们在全国范围内设立门店数量增长情况和城市布局。

其中大卡司是1999年就在广州开出了第一家店;快乐柠檬、一点点、薡茶在上海起步;CoCo都可茶饮、R&B珍奶会所、R&B世界茶饮将总部设在苏州;甘茶度、茶桔便、蜜菓等品牌则属于杭州的奇艺鸟公司。

看完上面的图你大概已经有了答案,这与品牌的直营/加盟策略是密切相关的。

饮品店品牌的发展模式主要有三种,分别是公司直营、单店加盟和区域代理,落到不同品牌则又会结合其他的发展策略有所不同。

以单店加盟为主的品牌主要有茶物语、大卡司以及杭州奇艺鸟公司旗下的所有品牌。这些品牌的总公司会根据加盟商提供的商铺位置是否可以吸引足够客源,来决定是否授权加盟。根据大卡司客服介绍,加盟商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选址,自行选好店面后,与大卡司联系到广州总部面谈,之后大卡司再派人到所在地考察商铺位置。

同样是支持单店加盟的品牌,一点点则明确限制了接受加盟的城市,分别是广州、南京、福州、深圳、苏州、无锡、长沙、宁波、武汉和成都。当接受加盟的城市的门店数量达到与当地居民消费力相匹配时,一点点将停止在这些城市的加盟——比如上海和杭州。另外,一点点会要求加盟商必须亲自担任店长全职打理门店。

一些品牌则采用相反的合作方式。它们将加盟商看做投资人,只需要负责出资,再另外安排专业人员来负责人员招募、选址和品牌管理,以避免管理上的麻烦。

桂源铺是一个既直营开店,也允许采用联营或代理方式开店的品牌。“加盟商实际上是单店的投资人,不参与门店的任何管理,只需要监督运营和查看营业报表。这样不仅便于连锁品牌的管理,更解决了加盟商的很多困扰。”桂源铺品牌的官方回复称。

在查询加盟成本的过程中,新一酱看到蜜菓和快乐柠檬是将加盟所需初期资金详细列出的两个品牌。如果不计算店铺租金和聘请员工的费用的话,开一家“蜜菓”的初期投入是16.5万元,而开一家品牌知名度更大的“快乐柠檬”则需要40万元——快乐柠檬的官网称,如果算上店租和其他费用,加盟商最好能准备50万元。

另外,加盟一家大卡司或一点点的初期成本也大约在30至40万元左右。而贡茶的加盟则要求3家起步,成本就达到了80至200万元。

对于加盟商而言,加盟费、保证金、设备物料、人员费用之外的另一重要成本是租金。对于想要保障公司自身和加盟商利益的公司而言,无论是直营、代理或加盟,公司开设新门店时都会评估选址位置周围的潜在消费力。

看起来遍地都是的饮品店,其实更多都会集中在人流量大的地区和街道,比如商圈、写字楼和高教区。在上海,人民广场和五角场大学区分别是饮品店数量最多的两个区域(按照大众点评的商圈划分)。人民广场是上海最重要的商圈之一,共有156家饮品店,五角场则是上海东北片的高教区及商圈,饮品店数量也达到138家。

而如果将饮品店的选址和品牌交叉起来看,你会发现,不同直营/加盟策略的品牌也有不同的选址偏好。

四云奶盖贡茶是一个在深圳、广州和上海以直营为主,在其他城市以加盟为主的品牌。在深圳,商圈内的贡茶门店比例接近60%,苏州的这个数字只有40%。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同属一家公司的R&B珍奶会所和R&B世界茶饮,前者以加盟店为主,后者只有直营门店。同样是在苏州,开在商圈内的R&B珍奶会所大概只有48%,但80%以上的R&B世界茶饮都在商圈内。

这是与直营店的整体管控和话语权更强相关的。商场更愿意与整体把控运营的品牌总部谈判而不是个体加盟商,而主要做直营店的品牌也更有能力打包一批门店向商场争取权益。

发现了这个规律后,新一酱根据门店地址对十个品牌的选址偏好做了简单的归类。除去明显开在大学周围的门店外,大部分饮品店都可以被归为商圈店(包括商场百货、超市和商业步行街内的门店)和街边店两种。对照前面提到的各品牌直营/加盟策略的图,你一定会有些有趣的发现。

如果你对餐饮行业的套路熟悉(或只是爱喝而颇有研究),欢迎在楼下留言!

题图素材/一个严肃的鸡@FORK

文/李沁 图/王方宏

点击关键词 看我们做过什么

名导坐镇+大腕云集+全片特效=评分3.5,《图兰朵》是怎么翻车的

从《受益人》到《两只老虎》新导演的秘密被曝光

1905电影网讯毋庸置疑,如今是新人导演“百花齐放”的时代。当下国内电影节的创投环节越来越完善,同时以中国导演协会的“青葱计划”、宁浩主导的“坏猴子计划”等为代表的的新导演扶持计划,更是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新人得到了好机会。

正如电影学者戴锦华所说,“每天都有新导演和新作品出现,中国电影的发展规模已是前所未有的奇迹。”

整个11月,从《受益人》到本周《两只老虎》《平原上的夏洛克》等作品的热映,让大家再次把目光聚焦到新导演身上。

注:在本文中,新人导演泛指仅独立执导了两部长片作品的导演。

与此同时,我们能发现,在电影票房榜中,前十名的影片里,有4部电影是导演的处女作或者是第二部作品。这4部影片更是包揽了榜单的前三甲。

上周末上映的《两只老虎》和《平原上的夏洛克》都是出自新人导演之手。

前者是李非导演的第二部作品,有葛优、赵薇这种超强卡司加盟,放在过去,这样的阵容多只会出现在姜文、陈凯歌、张艺谋、许鞍华这类大导演的作品中。

徐磊的处女作《平原上的夏洛克》,仅有几十万的成本,全素人演员出演,上映首日便拿下了7.1%的排片,如果在前几年,可能只能“院线一日游”。

上周五上映的影片中,有4部是新导演作品

这两部影片如同当下新人导演的作品一样,一部分在主流市场中爆发,另一部分则以小众文艺片在各种影展上获得认可,同时也慢慢摸索出一套独特的宣发模式,慢慢进入公众视野。

除了这两部作品之外,同档的《一生有你2019》《冰峰暴》同样如此。但是市场反馈表现平平,口碑更是差强人意。

到底新导演们拍出怎么样的作品才会引起大众的关注呢?今天我们就好好盘一盘。

基础盘:故事

对于一部电影而言,最核心的永远是故事本身。

那么,到底怎么样的故事能打动观众呢?在过去,大家会觉得喜剧题材能让观众主动买票,但是从近年的“爆款”来看,喜剧元素是助力影片大卖的要素之一,但绝对不会成为必要条件。

从《战狼2》到《红海行动》,内地影史票房榜单前五的作品中,也仅有《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含有喜剧元素。不少导演也都在采访中吐露,创作喜剧太难了,当今网络发展过快,创作不当的话,很多喜剧元素都只会变得特别低级,成为观众眼中的网络段子。

《两只老虎》近期少有的喜剧电影

我们发现,其实越来越多的导演愿意改编生活中发生的真实事件,包括去年的《我不是药神》亦是如此。

对于他们而言,以真实事件为剧本基底,他们更容易上手。比如在“坏猴子计划”内部就有一个提纲挈领,要求创作者关注现实,关注本土,关注当代。

“从去年《我不是药神》爆了之后,我们收到了很多改编社会题材的剧本。确实对于导演而言,这类故事比较好操作,有个基础盘在,只要改编合理,故事通常不会太差。最重要的是,这一类故事在制作方面,成本都相对比较低。”一家影视公司的项目策划妙妙如是说道。

这样的操作也容易成为双刃剑。

因为有真实事件作为基础,观众容易对此进行的比较。大家本身在内心就对这类电影有一定标签化的认知,但凡最后成片无法接近这种认知,很可能就会产生反差。当然,这种比较同样会发生在小说和IP改编的情况上。

祖峰执导的《六欲天》便是如此,故事改编自真人真事,但是在剧作上进行了一定风格化的创作,最后出来的评价多是在于“失真”,让观众无法抓到故事的核心。

加分项:团队

剧本永远只是敲门砖。

好的剧本能吸引到公司对此进行投资,同样也能吸引一线演员加入。李非告诉我们,他把《两只老虎》剧本发给了赵薇和葛优之后,前者立马拍板出演,并主动担任“监制”一职,而后者也是被剧本吸引,愿意出演“张成功”一角。

大家眼中的豪华阵容就此促进。毕竟,赵薇在《三人行》之后,便一直未参演过任何电影作品,葛优同样有类似的情况。

“一个好故事是吸引投资者的关键,但是对我们宣传来说,演员方面其实更关键。”从事了3年电影宣传工作的小文对我们讲了她的看法,“之前做过一部导演的处女作,大家之前都不认识这位导演,媒体上的关注也很低。但是演员配置还行,算得上是有作品的人,所以前期的宣传一直都在主打演员阵容。”

我们回顾近年新人导演的作品,发现确实不少的作品在宣传时,会把演员作为重要宣传点。“你仔细看这些导演作品的海报,有时候演员名字的字号会比导演名字还大。”小文拿出《大约在冬季》和《冰峰暴》的海报,作为例子指给我们看。

星光并不是每次都能奏效。《冰峰暴》和《长安道》中,同样有张静初、范伟、陈数这类演员参与,但是从他们的国民性来看,在电影方面还是难以“吸睛”。

没有明星出演的《平原上的夏洛克》在宣传上,显得更加“吃亏”。即便如此,该片还有《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作为监制参与其中,一度成为了该片的重要宣传点之一。

大导演为新人作品站台做监制,通常也是能让大家“看到”的途径之一,“但是监制本身不出圈的话,这种宣传也很薄弱。你看,《追凶十九年》的监制张猛和《平原上的夏洛克》的监制饶晓志,大家可能对他们的作品很熟,但是本人不够了解,所以宣传上也没什么特别效果。”参与了11月某部新人导演作品的宣传人员小P,向我们表达了她的观点。

“但是,宁浩就不一样。观众对他的‘疯狂系列’太了解了,而且之前《我不是药神》《绣春刀2》的口碑都很好,所以大家已经逐渐认可‘宁浩监制’这块牌子。赵薇也是类似情况,本身是国民偶像,近期又在综艺节目上频繁露面,还是很有观众缘的。”

《受益人》导演申奥和监制宁浩

附加值:影展

“新导演的作品如果不够商业的话,经常会先去电影节走一圈。从后期宣传考虑,可能增加一定的曝光,同时,有部分观众的概念里,能去影展的影片,电影品质都不会太差。”妙妙告诉我们,此前她参与负责的一部影片,在上映前一年,几乎跑了各种大小的电影节,就是为了能有足够的曝光。

“我们内部有时候有个词叫,‘电影节魔咒’。但凡去电影节的影片,就票房不行,能过5000万都很开心了。”

通常需要这个附加项的影片,多是大家概念里的文艺片。

万事总有特例。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是导演毕赣的第二部作品,此前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但在电影宣传期时,弱化了相关信息,刻意回避了影片的文艺性质,无限放大了其商业属性,在宣传方面主打“一吻跨年”。最终,电影票房突破2.8亿,其中2.4亿的票房来自上映首日。

到底如何合理地宣传好这一类影片呢?对于从业人员而言,如今或是另一种反思吧。

关键值:情绪

故事剧情也好,卡司阵容也罢,对于一部电影而言,都是让观众认识它的基础因素。有了这些基础盘之后,一部电影是否能获得更好的票房成绩,从来都不是靠首周票房,而且依靠其本身的好口碑,实现了长线的下沉发酵。

但从11月的新人导演作品来看,似乎变成了某种“悖论”。

“很多人以为口碑只是单纯的网络评分。其实不然,更多还是某种‘观众的情绪’。” 小P告诉我们,“有没有发现,近年任何一部成为爆款的影片,它的评论多是一种情绪。《比悲伤更悲伤的事》《前任3》是哭,《流浪地球》《哪吒》是燃。” 确实,这种情绪正是观众和电影创作者的一种共情,正是因为这种共情才有机会让口碑通过各类社交平台传播出去。

《被光抓走的人》导演董润年也告诉我们,“除了电影本身,这个口碑好坏还跟整个时代,甚至是一个时期的社会心态有关系。”

宁浩也曾和《云水》的导演曾赠讲,“拍片之前,一定要想清楚,作品到底是跟谁去对话。”

这才是在新人导演层出不穷的时代里,我们期待看到的作品。这种作品是在和观众对话,在和社会对话,挖掘更多属于这个时代背景下的反思。

ABB创造如何用反套路实现漫改剧的特色出圈

腾讯影业作为《灵剑山》的操盘方,自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不孤立做影视”的思路,由IP出发,探索IP的多领域共生。这一点在《灵剑山》上体现得比较充分,对外与优质团队与平台通力合作,对内串联起腾讯新文创生态中的多个环节,腾讯新文创生态中文学、动漫、影视、游戏等业务做了不错的联动,“承包”了一个IP前世今生的多项开发,且能够在IP改编方面保持共识,每一次衍生,都在为这个IP增值,而不是消耗IP的价值;出品方爱奇艺,同时作为播出平台,对《灵剑山》这类新颖类型的影视剧创作给予了很大支持。与以往仙侠剧不同,《灵剑山》颠覆了常规的人物相处模式,青春热血、反套路、它用一种比较轻松的、接受度高的形式来展现年轻人的热血人生,这与爱奇艺“青春、阳光、正能量”的平台价值观比较匹配。

抛开上述两大要点,导演的拍摄手法、演员的表演风格对于漫改作品同样也很重要,另外还有一些加分项如音乐,《灵剑山》的音乐走日式燃路线,但国内能唱出这种感觉的歌手不多,并且还要将日式燃转变成中式燃难度不小,最后【ABB创造】找到了王啸坤,效果很不错。

反套路之前先走一遍套路

《灵剑山》原著梗多好笑的优势,同样也是改编起来的难点所在,这要求创作者除了需要具备漫感外,更要懂得喜剧的创作原理与节奏,因此,【ABB创造】在“磨梗”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剧本打磨就至少经历了五道工序。

第一道是由编剧创造出第一稿,紧接着,用了两个月时间,请喜剧演员表演出前10集的内容,然后导演、编剧根据喜剧演员的表演情况再重新调剧本。第三道创作是根据剧中演员的表演做出相应的调整,第四道是拍摄现场导演、编剧的临时改动,第五道是在后期阶段的调整。

每一次改动都能收获不同的惊喜,比如让张绍刚老师玩拿错稿子的梗,就是在第五次改动中碰撞出的灵感,强大的跳脱感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不仅达到了喜剧效果,更在第一时间抓住观众眼球,为《灵剑山》的“沙雕”风格做了很好的开篇。

而这里提到的跳脱感也可以理解为反套路,早在2016年,【ABB创造】就已凭借玛丽苏网剧《亲爱的,公主病》打出了反套路的名堂,当时反套路一词还没有烂大街,如何做出反套路效果?【ABB创造】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先将套路化的剧情做出来,然后进行脑洞大开的反转。

比如第10集,王陆在雨中求取海云帆原谅,发表了一番温情言论,按正常套路,此段重点应是突出感人的兄弟情,为后续皆大欢喜的和好或虐人的相爱相杀,两种不同剧情走向做铺垫。《灵剑山》的反套路剧情进展是,下一秒王陆便忍不住破功,一边拿出没背下来的台词小抄,一边自我吐槽实在受不了如此矫情的桥段,感人气氛瞬间消失。

ABB:年轻、擅长团战、特点鲜明

为什么叫ABB?英文层面可理解为“Always Be Better”,“总要做的更好”是【ABB创造】的自我要求“最起码我们每一次都要努力做出一些不同”。

从《亲爱的,公主病》《亲爱的王子大人》到《端脑》《从前有座灵剑山》,【ABB创造】的作品的确能够让人们看到不同的闪光点,不仅如此,特有的漫感也让【ABB创造】成为业内具有鲜明特点的团队。所谓漫感也并不是单指漫改作品,而是根据剧作的属性作出相对应的漫感,比如少女心的《公主病》会做出少女漫的感觉,对【ABB创造】来说,能出圈是最好的,但即使不能出圈,也要专心做垂直圈层。

《亲爱的,公主病》剧照

此外,成员年轻也是【ABB创造】能玩转漫感的一大先天优势,因为年轻所以更容易触达主流受众的兴趣点,这与当下年轻用户占主导的互联网影视市场的需求高度契合。

很多人问过【ABB创造】的优势是什么?除了具备漫感特点外,冯乐认为是ABB的创作激情和团队合作能力。负责剧本创作的ABB剧本工坊与负责拍摄制作的ABB良品制造,看似独立实则互有关联,攻克项目时往往是相互配合齐头并进,共同为作品质量负责、把关,在团队发展规划上,【ABB创造】希望一切随心随性就好,没有框架的束缚有时能飞的更高更远,创作亦如此。

今天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大卡司加盟(大卡司加盟条件)之后,是否是您想找的答案呢?想要了解更多,敬请关注本站,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