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皮蛋百科给大介绍假结婚费用的知识,其中也会对假结婚费用进行解释,希望能解决你遇到的问题!

假结婚费用一般多少(假结婚费用)

山西女子为赚10万块,把丈夫借给闺蜜假结婚,3个月后闺蜜怀孕了

“你说这孩子怎么跟你长怎么像?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张婷看着好闺蜜的老公邢大伟,怒气冲冲地说道。

这天,田晓霞带着自己的丈夫邢大伟,去探望自己刚生完孩子的闺蜜张婷。在病房里,田晓霞总感觉老公跟闺蜜眉来眼去的,并且对孩子特别关心。她感觉自己在场,二人肯定会不好明说。于是以出去接水为理由走出了病房,藏在门口,想听听二人会说什么悄悄话。

可接下来好闺蜜张婷说的话,却让田晓霞犹如晴天霹雳,差点晕在了病房门口。

大学里的三人行,爱而不得小张婷

邢大伟,张婷和田晓霞三人是大学同学。起初邢大伟先认识的张婷,但他只把张婷当好朋友,他真正的目标,是张婷同宿舍的田晓霞。

田晓霞是标准的白富美,长相靓丽,穿着时尚,家里还是开厂子的。而张婷条件就差很多了,她从小就失去双亲孤苦伶仃,长相也很一般,跟田晓霞比起来,她难免会有些自卑。所以面对邢大伟,她更多的是暗恋。而当邢大伟提出想要通过她认识田晓霞的时候,他也只能默默当起月老帮二人牵线。

很快,邢大伟和梦中情人田晓霞,因为相处融洽谈起了恋爱,感情很好。这期间,张婷一直都作为一个“第三者”出现的。每次这对情侣见面,张婷这个小电灯泡也会跟着来。一边是好闺蜜,一边是早早认识的好朋友,情侣二人也没有嫌弃过张婷。

第二年,三人都毕业了,邢大伟和田晓霞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没有过多的犹豫,二人很快结婚。此后三个人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而张婷对邢大伟的感情也依然强烈,她希望未来有一天可以得到他。

天赐良机,田晓霞轻信闺蜜

这天,正在家里做饭的田晓霞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好闺蜜张婷打来的。张婷语气很严肃,说想和田晓霞见一面,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并再三提醒她带上邢大伟一起。

田晓霞回答道:咱俩哪次见面我没带大伟?这还用你特别提醒?

田晓霞不知道,此刻她的老公已经被张婷盯上,并且马上实施捕猎。

等老公邢大伟下班回到家,田晓霞便带着他出门赴约了。见到张婷以后,他们一眼看出她今天心情很好。一番沟通后得知,原来是张婷的老家要拆迁了,多年的苦媳妇熬成婆,一直贫穷的张婷,可以凭借这栋老房子,得到一笔不小的补偿。

田晓霞也由衷为她开心,随即明白了她这次见面的目的,是为了庆祝而请客吃饭的。然而张婷话锋一转,对田晓霞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老家拆迁是按人数给赔偿的,我只有一个人,平白无故少拿好多补偿。所以我想借大伟跟我假结婚,等我拿到拆迁款后,就把大伟还给你。

虽然和张婷关系很好,但毕竟关乎自己的丈夫,田晓霞犹豫了,她不打算帮张婷这个忙。

此时张婷决定软硬兼施,她先是哭了出来说:咱俩好闺蜜一场,这点忙你都不肯帮,你害怕我给大伟拐跑?

随后她又说:这个忙我也不会让你白帮,等拆迁款到手我拿出10万块钱来感谢你们俩。

这两番话下来,田晓霞心动了。本来就在纠结该不该帮这个好闺蜜,得知有10万块钱的报酬,田晓霞决定铤而走险,借出自己的老公。

邢大伟本身跟张婷也算是老熟人,虽说不是很喜欢,但也绝对不讨厌。这件事他半推半就也同意了。

于是,邢大伟跟田晓霞办了离婚手续,然后转身去和张婷领证。虽然如此,邢大伟却没有跟张婷住在一起。他们原来的生活没有发生改变,哪怕领了证张婷依然孤苦一人,邢大伟和田晓霞恩爱甜蜜。此刻的他们,沉浸在10万块钱的美梦里不愿醒来。

钱到手了,老公却不属于自己了

苦苦等待几个月以后,张婷的拆迁款终于发下来了。她也很守信用,答应给的10万块钱,一分钱不少地打给了田晓霞。田晓霞夫妻二人,因为这笔天降巨款,也过了一阵滋润的日子,整天吃喝玩乐。

直到有一天,田晓霞才察觉到不妥。钱虽然是到手了,但老公却没有还给自己。田晓霞当即给张婷打了电话,约定第二天见一面叙叙旧。说是叙旧,其实就是暗示她快点去和邢大伟办离婚证。

第二天一见面,还没等田晓霞开口,张婷就扑到了她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张婷表示自己怀孕有小孩了,但是孩子的父亲却不见了踪影,怕担责任跑了。

田晓霞一听,当即表示很愤怒,这是被渣男骗了?

随后张婷表示,虽然孩子爸爸不见了,自己还是想要把孩子生下来,权当自己下半辈子有个伴儿。于是她打算再借邢大伟一段时间,暂时充当孩子的父亲一职。等孩子生下来上完户口,就跟邢大伟办离婚手续。

话说到这份上,田晓霞即便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接受了。

苦苦等了大半年,老公回不来了

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田晓霞感觉老公去找张婷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每次老公都能给出正当理由,也就不好再过问。

终于到了张婷生产的那天,田晓霞和邢大伟一起去探望她。来到病房,感觉张婷的眼神不太对劲。她对刚出生的孩子并不关心,反倒是一直在瞄邢大伟。老公邢大伟一边躲闪着张婷的眼神,又忍不住看向刚出生的婴儿。

直觉很准的田晓霞,认定二人必有猫腻。于是她假装出去接水,离开了病房,在门口躲着。果不其然,二人见她离开都松了一口气。

张婷发现邢大伟还在盯着孩子看,白了他一眼说:你看啥呢?

邢大伟一脸心虚地说:我看着有点面熟,跟我小时候长得好像!

此时张婷见他还在装傻,怒气冲冲地对他吼道:你说这孩子怎么跟你长怎么像?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此时门外的田晓霞听到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差点没缓过神。抚平情绪后,她推开门走进病房,质问二人这是怎么回事。

张婷见状也打算摊牌:那天晚上我和大伟喝醉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

邢大伟低着头,默不作声,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这时田晓霞才终于明白整件事情,她从一开始就掉入了闺蜜设好的圈套里。

邢大伟做出选择,却依然敌不过现实

这件事对邢大伟来说,是那晚喝多后不小心犯下的错,他内心深爱的依然是田晓霞。他赶忙向妻子道歉,希望获取她的原谅。在病房里,他当场提出要和张婷离婚,意志坚定。

张婷眼看无法挽留邢大伟,就打算提出一个让他接受不了的条件。她说:离婚可以,但你要给我40万,作为对我的补偿以及抚养孩子的费用。

张婷内心洋洋得意,暗想邢大伟肯定拿不出这40万,最后只能乖乖跟了自己。但让张婷万万没想到的是,邢大伟真的照做了。

他去借遍了一圈亲戚和朋友,加上之前张婷给的10万,终于凑齐了40万。看到邢大伟的心依旧没在自己这,张婷也欲哭无泪,只得答应了离婚请求。

然而根据法律的规定,孩子刚生下来,夫妻是不能离婚的。邢大伟和张婷的“夫妻名分”,至少还要再持续一年。

最后的结果是,田晓霞和邢大伟倒赔了30万,二人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最苦的是张婷,她求爱不成,还要独自一人把孩子抚养大。

这件事始作俑者是张婷,但仔细追究的话,三个人都有错。田晓霞错在贪心,她贪图张婷那10万块钱而把老公送了出去;邢大伟错在意志力不坚定,没有从一开始拒绝这件事,最后还让张婷怀孕。

大家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女子为十万元将丈夫借闺蜜假结婚,谁料二人假戏真做连孩子都有了

闺蜜出10万借她老公“假结婚”,结果闺蜜直接生下老公的孩子

“借老公结婚,真是闻所未闻。”

家住太原的田晓霞,和老公结婚半年,还在新婚期,闺蜜提出给他们夫妻10万元,借她老公“假结婚”,不料假戏真做,最后连孩子都生了。闺蜜:“这婚我肯定是不会离的,是我先认识的邢大伟。”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借东西的情况,小到借针线,大到借车借钱。特别是借钱,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没想到竟然有人借老公,没错,就是借老公!

田晓霞刚新婚半年,闺蜜张婷打电话约她见面,说有事商量,并在电话里叮嘱她一定要带上老公邢大伟一同前往。

三人见面刚落座,张婷就兴奋地告诉田晓霞,自己老家的房子要拆迁,田晓霞打趣张婷成了富婆可别忘了自己这个闺蜜。

张婷说:“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不过我还得请你帮我一个忙。”

于是便把自己的想法跟田晓霞夫妻说了,负责拆迁的人说安置费是按人头算,张婷父母已经不在人世,她家就她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这样一算,她觉得自己很亏。

她想要多拿点安置费,眼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赶紧找个人结婚,那样她就可以拿两份安置费。但是这个人又不能随便找,得找一个知根知底的才行,所以想到了闺蜜田晓霞的老公。

这次见面的目的就是想跟田晓霞夫妻商量一下,借田晓霞的老公“假结婚”。让他们先“假离婚,”她和邢大伟去领结婚证,等事情办完后再把老公还给田晓霞。

田晓霞说:“这哪行啊,就算是假的也不能这么做。”

邢大伟也被吓到了,打趣说:“这是把我当作一件物品了,哪有人借老公的?”

田晓霞劝说张婷再想想其他的办法?看到夫妻二人都拒绝了自己,张婷并不放弃,当即表示:“只是让你们假离婚,我只想领个证,我的目的是多拿一份拆迁款,又不是真让你老公和我过,他要真和我过,我还不乐意呢。

我也不会让你们白帮忙,只要拆迁款一下来,我就给你们10万做补偿,最多也就一两个月时间,到时候一切恢复如初,我们都没损失,我多拿钱,你们夫妻白捡10万元,咱们双赢。”

听到张婷说给自己10万作为补偿,而且只要一两个月时间,田晓霞开始动摇了。10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这笔钱可以让她做很多事情,弄个小门面的启动资金都有了。

邢大伟的想法和妻子一样,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家可以拿到10万元,又能帮张婷把问题解决了,一举两得。两个月后一切恢复如初,彼此之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还赚了呢。

为了10万元,夫妻二人同意了张婷的要求。然而,田晓霞和邢大伟对婚姻不负责任的做法,注定要为以后埋下隐患。

很快夫妻俩就办好了离婚手续,张婷立马和邢大伟领结婚证,成了邢大伟的合法妻子。

5个月后,张婷的补偿款拿到了,她如约给了田晓霞10万元作为赔偿。

本以为事情到止已经圆满结束,田晓霞催张婷和邢大伟赶紧离婚,张婷总是找各种借口一拖再拖。她似乎并不想离婚,田晓霞慌了,约张婷出来见面,结果令她十分意外。

两人刚见面,田晓霞还没来得及开口,张婷便先哭上了。

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谁的她也不知道,她在KTV喝醉了,和一个刚认识的人发生了关系,现在她也找不到那个人。希望田晓霞再帮她一次,等孩子出生办了出生证明再离婚。

田晓霞立马反对:“这哪行呢,咱们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

见田晓霞不同意,张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打感情牌,求田晓霞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帮自己,再把老公借她几个月。见闺蜜哭得如此伤心,田晓霞又妥协了。

几个月后,张婷的孩子出生,田晓霞和邢大伟便去医院探望,这次探望,她撞破了一个惊天秘密。

因为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田晓霞抱着孩子,开玩笑说孩子长得真像妈妈。

张婷很自然地说:“还是像他爸多一些。”

说这话时,张婷意味深长地看着邢大伟。女人的第六感告诉田晓霞,闺蜜和丈夫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为了缓解尴尬,她借口出去买东西离开了病房。

在外面转了一圈后,心神不宁的她又回到病房,却在病房门口听到了丈夫和闺蜜的对话。

“这孩子是你的,当然像你。”

田晓霞惊呆了,孩子竟然是丈夫和闺蜜生的,这不是电视剧,而是事实。

她泪流满面地推开了门,她的出现,让正在说话的张婷和邢大伟都愣住了。张婷一不做二不休,既然田晓霞已经听到了,那她也没必要再继续隐瞒。

张婷理直气壮地说:“你和邢大伟早就离婚了,我和她才是合法的夫妻,我们连孩子都生了,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当初本来就是我先认识邢大伟的,我在学生会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她了,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让我和我丈夫离婚什么的。”

邢大伟赶紧走到田晓霞跟前解释:“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此时的田晓霞哪还听得进解释,她始终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难不成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丈夫和闺蜜一起设的局?只有她像个傻子似的被蒙在鼓里!她心里的委屈和羞辱一下子涌上了心头,那叫一个悔啊!

好好的家庭变成这样,邢大伟心里后悔不已,直言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张婷“假结婚”。

原本好好的家庭,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和张婷这婚必须离,打官司也要离。

张婷却怎么也不同意离婚:“这婚我肯定是不会离的,说什么我也不会离。”

原来,上大学那会儿,张婷就喜欢上了邢大伟,邢大伟并不知道张婷喜欢自己。

直到邢大伟和田晓霞结婚,张婷都没放下对邢大伟的单恋,不甘心的她心理变得有些扭曲。听说老家房子要拆迁,又是按人头补偿安置款。

她便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设局先和邢大伟领证,再想尽一切办法博取邢大伟的好感。她坚信,自己一定能感化邢大伟,让对方和自己日久生情。所以她总是找各种借口约邢大伟吃饭,老拿二人是合法夫妻的事情开玩笑。

终于,在一次精心安排下,邢大伟喝醉了,两人跨越底线,有了夫妻之实。她表示只是想要一个属于两人的孩子,以后孩子不用邢大伟负责,孩子一出生两人就办离婚,邢大伟要是不同意,她就把这事告诉田晓霞。

邢大伟害怕张婷到时候添油加醋地找妻子说一些有的没的事,所以答应了张婷。孩子出生后,张婷变卦了,怎么也不同意离婚,邢大伟捶胸顿足,好不后悔!

直到此时,邢大伟才知道自己中了张婷的圈套,他拉着张婷去民政局离婚。

工作人员却告诉他,女方在怀孕期间或分娩后一年内,或者是终止妊娠后6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要求。直言在孩子一周岁之前,都不会受理邢大伟的离婚请求。

得知这一消息,邢大伟傻眼了。从民政局出来,他直接问张婷:“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离婚?只要能离婚,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张婷说:“当时找你们帮忙不假,可是我也按约定给了你们10万元,现在想离婚,你得把我和孩子的抚养费算上。给我50万,少一分都不行。”

她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对邢大伟的喜欢,可以慢慢感动邢大伟,以此获得他的心。结果得到的却是邢大伟对自己的厌恶。

她低估了邢大伟离婚的决心,邢大伟四处求人,成功借到50万。他找到张婷,把一张存有50万的银行卡摆在张婷面前,希望张婷这次能够信守承诺,和他离婚。

倘若张婷不答应,他会走法律程序,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和田晓霞已经回不到过去,也要坚持和张婷离婚。

田晓霞说这件事情她错得很离谱,当时就不应该答应把老公“借”出去。

事情到如今这一步,她心里接受不了这些事,闺蜜和丈夫不仅有了实质的夫妻关系,还有了孩子。就算俩人复婚,也不可能再恢复到从前了!

这场荒唐的借“夫”交易,最终三败俱伤,可怜的孩子成了这场交易的受害者。田晓霞夫妻也为婚姻不负责任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曾经街头打趣的采访:“给你100万,你会和你老公离婚吗?”谁能想到,这句玩笑竟然在现实生活中真实上演,不用100万,10万就够了。

婚姻不是儿戏,法律上没有所谓的“假离婚”也没有“假结婚”,这其中的风险代价远超人们的想象。想利用婚姻谋福利,达到某种目的的人,最终都会输得一败涂地!不负责任的行为只会自食恶果!

#情感点评大赏#​

21年甘肃新娘假结婚,3年骗走彩礼250万元,丈夫报警后将其逮捕

2021年的3 月中旬,在内蒙古的西小召镇,一场热闹的婚礼刚举办完,宾客陆陆续续退场,新郎与新娘正惬意地在婚房里休息。

新郎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而新娘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这时,一阵警笛声传来,几辆警车停在了婚房前,警察从车上冲下来,闯进了这对新婚夫妻的家中,看到警察,新郎懵了,他支支吾吾地问道:“这......这是出了什么事?”

警察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走向新娘,将新娘一把拽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她戴上了手铐,看到这一切,新娘并没有狡辩,只是默默地低着头。

抓捕

新郎急了:“这是我刚娶的媳妇,你们怎么能随便带走她呢?”警察冷冷开口:“她做了什么她自己清楚,证据可都一清二楚!”话音刚落,便推搡着新娘出了门。

警察将她压上警车,看到警车呼啸而去,新郎一头雾水,周围的邻居也纷纷探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这名新娘是谁?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在新婚之时被警察抓捕?这件事情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1988年,尹成出生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他学历并不高,连高中都没有读完便辍学在家,与父母一起务农,16岁时,在父亲的建议下,他去学了一门手艺——电焊。

电焊

学得差不多后,他在家中开了一个铺子,做起了修理的生意,尹成这人十分老实,做事认真,从不粗心马虎,面对工作更是精益求精,大家都喜欢往他的修理铺跑。

渐渐地,尹成的生意红火起来,赚了很多钱,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长期的室外工作让尹成的皮肤变得黝黑,他脸上经常有油污,手上也全是茧子。

从外貌上来看,明显要比同龄人老得多,因为这个缘故,尹成非常自卑,不愿也不敢主动去接触女孩子,他年近30岁,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因为很腼腆,所以他迷上了上网聊天,在网络世界里,他给自己取名为“边城浪子”,希望自己可以外向一点。

在外工作

然而,性格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的,他还是不喜欢出门,也不喜欢社交,总是在家中玩手机。

看到尹成周围的同龄人陆陆续续地结婚,尹成的父母急了,每天都和他聊结婚的话题:“你也该成家了,其他人都结婚了,怎么就你不结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可每谈及此事,尹成都十分不耐烦,总是想尽办法将话题岔开,父母越催婚,他就越不想成家,出门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了。

到了32岁,因为受不了父母成天的唠叨,尹成只好勉强答应相亲结婚,但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眼前,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男女人数相差很大,男多女少。

同龄人结婚生孩子

不管怎样,女性总能嫁出去,但是男性成家就特别费力,而且尹成的年纪也不小,母亲王银花托媒人到处打听,让他们帮忙找儿媳,她常常说:

“女方什么样我们都接受,只要愿意和我儿子成家就可以,离婚带孩子的也行!”等了好长一段时间,王银花都没收到媒人的回复,她心里特别着急。

这时,王银花突然想到村子里的好多媳妇都是从甘肃来的,她曾听别人说过,这些媳妇很是听话,十分老实,没有什么歪心思,与婆家也没有闹过什么矛盾。

与媒人聊天

不如就找一个甘肃的儿媳?王银花转变了方向,开始托人打听甘肃有没有合适的未婚女性,在2020年的7月份,这件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一位媒人对李银花说:

“甘肃那边有个31岁的女人,叫李娜,她刚刚离婚,没有孩子,她想找个男人一起过日子,只要对方老实真诚就可以,其余什么要求都没有。”

王银花听了,很是高兴,立马要来了李娜的联系方式,经过一番交流,两家决定在甘肃省永登县见面,讨论具体事宜,在动身出发前,王银花带了一大笔现金。

还给儿子尹成买了好几套衣服,不停地叮嘱他:“这可是人生大事,到时候表现得一定要得体一点,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争取这一次就直接确定结婚!”

媒人介绍

然而,在见面的整个过程中,李娜本人并没有出现,尹成父子只见到了李娜的姨娘,李姨娘对他们说:“我担心李娜会被骗,所以先替她来看一看。”

看到李家居然如此谨慎,尹成父子心里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看来李家是认真对待这次相亲的,没有把它当成儿戏。

聊了一会后,尹成父亲提出想要与李娜的家长进一步详谈,但这时李姨娘却说:“李家是我在管事,你们直接和我说就行。”

当时的尹成父子并没有想到,李娜明明有父母,为什么会让一个小姨来操办自己的人生大事呢?他们沉浸在成家的喜悦当中,没有发现这其中的端倪。

相亲

李姨娘给李娜打了视频电话,让李娜与尹成两人见面聊天,尹成接过手机,一个皮肤白皙,身材丰满的女人出现在屏幕上,尹成十分紧张,说话磕磕巴巴。

而李娜显得很大方,自如地转换着话题,没有让尹成陷入尴尬,最后,李娜说:“我明天会从老家坐车过来,我们再见一面吧!”

看到李娜对自己十分满意的样子,尹成心里乐开了花,当天晚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在琢磨着明天该怎么表现,第二天的下午,双方都到达了约定的饭店。

聊天时,李娜微笑地看向尹成,她不停地给尹成父子添水,十分客气大方,明显是一位懂礼貌,会持家的好媳妇,尹成的父亲突然发问:“你为什么会离婚?”

双方家庭见面

李娜小声地哭诉着:“我前夫特别暴力,总是家暴我,还把我关在家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向他提出离婚,在家人的帮助下,终于在2018年离了婚。”

她还说:“我对自己再婚的另一半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人踏实,性格好,能够一起好好过日子就行。”诚恳的态度立马引起了尹成父子的同情。

他们忽略了李娜话中的细节,只是一味地安慰着她,同时表示如果李娜来到尹家,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最后,李姨娘提出:“让两个人单独相处相处吧,培养下感情!”

独处的时候,两个人聊了很多东西,包括对于人生以及婚姻的想法,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三观与对方十分契合。

聊天

聊天过程中,李娜总是夸尹成:“你工作认真,细心踏实,是个好男人!之前找媳妇怎么会这么困难?一定是那些女生没有发现你的好。”

尹成的脸立马红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同龄女生夸赞自己,两个人都对这门婚事十分满意,直接讨论起结婚的相关事宜来,李姨娘一开口就要12万的彩礼。

尹成父子面露难色,表示彩礼这件事应该与李娜的父母见面详谈,但李姨娘却说:“她父母有事来不了,这几天老家在征用土地,他们忙着确认补偿款,不能离开。

我已经和他们商量过彩礼的事情了,你们放心,我不会作假,他们的要求就是我的要求。”尹成父子没有多想,相信了她的话,尹成父子诚实地说,自己全身上下只有4万块钱。

聊天

而且家中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12万元的彩礼,能不能通融一下?李姨娘叹了口气,点点头,表示只收8万元的彩礼也可以,尹成父子就这样答应了彩礼的事宜。

李姨娘继续说:“既然婚事都定下来了,那今天就付了彩礼钱吧!也好让两个人早点结婚成家!”尹成父子爽快地点点头,将4万元的现金直接递给了李姨娘:

“我们再微信转你2万,最后的两万在婚礼结束后给你。”看到手中大笔的钱,李姨娘脸上堆满了笑容。

但她还是强掩这份喜悦,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好吧!这样也可以。”

开心数钱

在第三天,李娜提出自己要去买衣服和“三金”,让尹成陪她一起去逛街,逛街的时候,李姨娘也来了,尹成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明明是李娜自己的事情,李姨娘为什么也要跟着?

但是,李姨娘毕竟是李娜的亲人,考虑到这一点,尹成没有说出自己的疑惑,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李姨娘在挑选金器时说了很多意见。

李娜也一直在听取她的建议,只要李姨娘说好,她就会将商品买下来,一天下来,一共花了尹成四万元。

买完衣服和“三金”后,李姨娘表示,自己要将这些彩礼带回老家,亲手交给李娜的父母,结婚日期的话,就由尹家来订,订好后告诉她们一声就行,到时候娘家人自然会过去。

逛街

尹成父子爽快地答应了,他们觉得,既然对方已经将联系方式留下,自己还拍下了她们的身份证,这件婚事就算是成了,李家人一定跑不了,到了第四天,他们高兴地回家了。

从初次见面到谈婚论嫁,仅仅用了三天,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单纯的尹成父子就交了10万元的彩礼钱,尹家太想给儿子找一个媳妇了,以至于忽视了很多小细节。

在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尹成父母开心地给儿子张罗着婚事,又是请人挑选吉日,又是去看婚礼场地,又是商量客人名单,他们想要给儿子办一场气派的婚礼。

加上彩礼,尹家前前后后总共花费了20多万,在这期间,尹成一直与李娜聊天,每天一聊就是几个小时,聊得十分尽兴,几乎无话不谈。

彩礼

渐渐地,尹成真的喜欢上了李娜,他经常幻想自己与李娜的婚后生活,张罗了两个月后,在2020年的9月15日,尹成与李娜在乌拉特前旗举办了婚礼。

那一天十分热闹,许多宾客都前来祝福他们,但就在这时,尹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婚礼当天,他们前去接新娘,新娘的父母还是没有出现。

加上李姨娘,女方家只来了4个人,结婚是女儿的人生大事,身为父母,怎么可以不来参加婚礼呢?但尹家并没有多想,为了圆满顺利地办完婚礼,他们没有提出心里的疑惑。

在婚礼仪式中,尹成抛去了腼腆,大声地向新娘喊道:“李娜,我爱你!”自己即将要和心爱的女人走入婚姻殿堂,对此,他十分兴奋。

结婚

大合照的时候,李娜轻轻地转过头,想要避开镜头,尹成搂着她,小声说:“别害羞,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感受到尹成的真诚,李娜心中充满了感动。

她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成为了尹家的一分子,于是面对镜头,大方微笑,但是,谎言终究是谎言,总有被戳破的一天,纸包不住火,李娜撒的谎要用无数个谎来圆。

拿到最后的2万元,李姨娘在第二天便离开了内蒙古,结婚后的第三天,李娜对尹成说:“我们老家有回门的习俗,结婚后要和丈夫一起回娘家。”

新娘结婚

尹成一口答应,和李娜一起去到了甘肃永登县,离开乌拉特前旗的时候,李娜将所有的金器都偷偷装进了自己的背包中,一到甘肃,李娜就表现得非常慌张,她着急地说:

“我父亲被车撞了,十分危险,我现在得赶紧过去!”她让尹成住在自己干姐妹的家里,声称自己要去探望医院里的父亲,不方便带上尹成。

尹成在那里住了7天,在这7天里,尹成经常对李娜说:“你带我去看看父亲吧!”

但是李娜总是推脱,说时间段不合适,尹成给李姨娘打了电话,想要问她李娜的父亲住在哪家医院。

出车祸

李姨娘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尹成只好先回内蒙古,过了几天,李娜也回来了,王银花发觉了异样,李娜是去照顾她父亲的,按理来说,应该会变得憔悴。

可回来的李娜毫无变化,反而十分有活力,过了三天后,李娜又说自己的父亲还没脱离危险,得亲自回去照料,于是再次离开了尹家。

尹成心中满是疑惑,结婚两个月,李娜在家的天数两个手也能数得过来,这时,李娜回来了,但她又说,母亲生病了,自己得赶紧回老家照料。

尹家父母表示,反正他们还没见过亲家,不如就趁这次机会,全家一起去甘肃,听到这个,李娜慌了,低头沉默不语。

聊天

过了一会,李姨娘打来了电话,说李娜母亲的病情较轻,李娜又是家中的独生子,她在甘肃呆到月底就会回去。

尹成表示,只要李娜和自己领了结婚证,就马上让她走,原来,两人虽然举办了婚礼,也通知了亲朋好友,但还没有领结婚证,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尹成也曾多次催促过这件事,让李娜带上户口本与自己一起去民政局,但李娜总以各种理由推辞,一拖就拖了好几个月。

李娜一开始答应了尹成的要求,可到最后她又说:“我的户口本忘带过来了,还在老家父母那里,我这次回家一定把它带回来,等我回来了,我们就去领证!”

商量

无奈之下,尹成只好点点头,但是,李娜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从2020年9月到2021年,李娜在尹家只住了半个月,尹成每天都打电话,让她快点回家。

同时一直问李姨娘李娜其他亲人的联系方式,可每次李姨娘都搪塞过去,始终不肯正面回应,尹成火冒三丈,哪有这样不讲理的娘家人?他直接对李家破口大骂。

尹成最后一次给李娜打去电话,质问她回不回家,李娜闪烁其词,尹成心中十分难过,他明白李娜不会回来了,但是,他觉得只是自己与李娜性格不合而已。

尹成立马联系媒人,让她告诉女方家退还彩礼钱,直到母亲王银花在手机上刷到一个婚礼视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刷到婚礼视频

那个视频里是某个婚礼的现场,场面十分喜庆热闹,但王银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定睛一看,惊讶地发现视频中的新娘是李娜,消失的李娜怎么会再次结婚呢?

她立马叫来了儿子,看到李娜,尹成心中满是怒火,和母亲马上赶到了婚礼的地点,去到西小召镇,尹成找到新郎王林的父母,拿出了李娜的照片,新郎父母有些惊讶:“这不是李娜吗?”

尹成讲清了来龙去脉,还说道:“她之前和我结了婚,我是她的丈夫,怎么又会和你们儿子结婚呢?她就是个骗子!”

新娘王林的母亲觉得尹成是在骗他们,但是新郎的父亲说:“他们专门从那么远跑过来,应该不会撒谎,但我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婚礼还是得进行下去。

婚礼现场

反正你们也没领结婚证,等仪式结束,你自己去问问李娜吧,看她愿不愿意和你走,如果她不愿意,就让她留在我家。”

看来,他们还不愿相信被骗的事实,王银花冲新郎父母喊道:“李娜就是个骗子!到处骗彩礼钱,你们怎么还相信她?”尹成立马报了警。

听完尹成的叙述,经验丰富的警察立刻意识到,这是一起以彩礼为借口的诈骗案,他们马上赶到了新郎王林的住处,将正在床上休息的李娜一举抓获。

警察将李娜带走时,王林十分疑惑,他央求警察不要带走他的新娘,直到父亲打电话过来,王林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李娜

经过调查,警方得知,李娜原名叫做李某花,在审问室里,李某花说出了行骗的经过,承认自己骗取了彩礼钱,她还供出了同伙李姨娘等人的地址。

根据李某花的口供,警察抓捕了李姨娘、胡某勇等人,嫌疑人归案后,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确定行骗的主谋,最开始,李某花说自己是主谋。

但之后又翻供,一口咬定李姨娘,也就是李某英才是主谋,而李某英说:“李某花离过婚,没有稳定的工作,也没有经济收入,她找到我,想要让我帮她介绍对象。

我就把她介绍给了尹成,尹成是我给她介绍的第一个人,但是,结婚后没多久,李某花就说尹成生病了,而她也还没领结婚证,让我给她重新介绍对象。

审问

于是我就把她介绍给了王林,我是冤枉的呀,我只是好心帮人家介绍对象,并不知道她没有退还彩礼钱这件事。”

一切真的如李某英所说的那样吗?警方进行了调查,很快就发现她在撒谎,主谋就是李某英!王林父母对警察反映,儿子王林已经35岁了,家里人都急着给他找媳妇。

在媒人的介绍下,2021年的3月2日,王林与父亲去甘肃武威县见到了李某花,李姨娘也在旁边,李某花声称自己叫做李娜。

然而当她拿出离婚证户口本时,王林父子发现上面的名字写着李某花,“李娜是她的小名,从小到大我们都这么叫她!”李姨娘笑着解释。

见面

李某花说了与之前一样的话,表示自己想要安稳过日子,王林恰好也是这么想的,双方立刻达成了共识,李姨娘一开口就要十万彩礼,因为着急结婚,王林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王林与李某花去逛街买衣服,李姨娘也跟在旁边,李某花很少开口,整个过程都是李姨娘在替她做决定,让她买什么她就买什么,买完衣服,王林身上只剩下了4千。

根本不够买金器,这时,李姨娘站了出来,笑眯眯地说:“没事,你把四千交给我就行,金器我来补齐。”实际上,她根本没去买金器,而是用之前的彩礼代替。

令人惊讶的是,因为心急成家,从见面到结婚,王林与李某花只用了10天。

金器

这个诈骗团伙专门找结婚困难的农村男性下手,因为如果露出破绽,男方也不容易找到自己,还有另外一名女性也在这个团伙中,以同样的方式骗取彩礼钱。

经过调查,警方了解到,李某花与李姨娘确实是亲戚,是姨母与侄女的关系,原来,李某花从小便被父母抛弃,她是在养母家里长大的。

养母十分贫穷,将她拉扯大后,身体也越来越差,无奈之下,李某花只好嫁人,但是,自己生下孩子没多久,丈夫便开始沉迷于赌博,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对李某花动手。

她实在忍受不了,终于在2018年离了婚,孩子没有判给她,这让一无所有的李某花十分崩溃,只是,李某英出现了,她说自己是李某花的姨娘。

家暴

看到亲人,李某花眼里满是泪水,但是,让李某花没想到的是,李某英只是把她当作工具,让她去相亲,骗取男方彩礼。

李某英不止一次地对李某花说过:“如果警察查到我们头上,你一定要说是你自己一个人干的,如果供出其他人,我们的下场会很惨。”

李某花并不觉得这是在犯罪,但是她心里充满了愧疚与负罪感,当得知骗取彩礼是在犯罪时,她十分害怕,吓得脸色苍白,想要将彩礼如数退还,但李某英阻止了她。

面对大量的金钱,她们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感,跟着李某英等人,李某花心存侥幸,决定警察应该不会抓捕她们。

李某英

2021年,警方追回了被骗的现金,经过核查,总共有40多万,针对这起案件,警方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在2018年到2021年3月的这段时间里,李某英的诈骗团伙总共骗了24名大龄男性,一共骗取了250万元。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李某英与李某花等人骗取彩礼,涉案金额巨大,情节严重,属诈骗罪成立,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今天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假结婚费用一般多少(假结婚费用)之后,是否是您想找的答案呢?想要了解更多,敬请关注本站,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